点击关闭

小病保障-一些贫困户感冒头疼等小病都要去县医院治疗-机器人资讯

  • 时间:

徐峥朋友圈表白

記者調研了解到,一些貧困地區兜底政策「關懷過度」,醫保基金面臨「穿底」風險。

記者從國家醫療保障局了解到,目前國家醫保局正着手治理貧困地區過度保障政策,堅決制止脫離實際的待遇政策,逐步取消和規範不合規的過度保障措施,保持貧困群眾待遇政策的穩定性和連續性。

某地一貧困戶,曾是一名村裡的健康扶貧「釘子戶」。去年,他生了小病,非要去省城看病,駐村扶貧幹部拗不過,連夜開車送他去了省城,但他賴着不走。沒過多久,住院費不夠了,駐村幹部自己給他墊了錢,結果他第二天就取了錢出院,去商場買了一身名牌衣服……該村駐村扶貧幹部說起此事,神色很無奈。

西南財經大學教授湯繼強分析,基層醫保監管機構人力缺乏,有的縣就一兩個工作人員,根本難以承擔基層醫保監管職責,更無法有效識別過度醫療行為。

農村貧困人口大病兜底工作,是推進並落實健康扶貧工程的重要內容,是實施精準扶貧的重要舉措。但在實際落地實施中,個別不具備能力的地區「超能力」實施救助政策;部分貧困戶「賴床不走」成為醫院「釘子戶」,甚至有貧困戶子女不贍養老人,把貧困生病老人一股腦甩給政府……

小病大治「偽患者」、賴床不走「釘子戶」:健康扶貧要念緊箍咒

貴州省盤州市人民醫院院長胡鴻等專家呼籲,一方面國家要加強對欺詐騙保行為的打擊力度,另一方面也要加快對基層大病病種的統一標準認定,避免各地因缺乏標準而「各搞一套」,無形中加劇小病大治現象的泛濫。

記者調研了四川、甘肅、貴州一些比較典型的貧困縣,發現一些貧困縣對貧困戶的醫保報銷比例非常高,有的超過90%,部分縣甚至實現百分之百。貧困患者在縣級人民醫院,個人自付費用及政策外費用都由政府兜底,不分大小病全部實行免費治療。

半月談記者:董小紅 李驚亞 梁軍

念好多重「緊箍咒」,杜絕地方「各搞一套」

記者近期在四川省某縣調研時也發現,一些貧困戶感冒頭疼等小病都要去縣醫院治療,不少群眾還強烈要求必須住院,一般不待上一個星期左右不願意離開,當地基層醫院醫生有苦難言。

對基層過度診療亂象,監管部門亟待念好多重「緊箍咒」,在當前基層人力資源缺乏的情況下,可適當探索通過大數據信息平台加強監管。2017年起,四川開始推廣監管大數據平台,區別於傳統的人工審核保單方式,大數據信息平台可以基於海量醫保數據進行實時審核,通過精準提煉掛床住院、過度診療、分解住院等違規行為數據特徵,一旦發現異常表現,就能自動提醒預警。

記者在多個貧困縣走訪發現,不少貧困縣醫院的多個科室都有幾個「釘子戶」。醫生護士苦口婆心做了很多工作,他們也不願意離開。一些老「釘子戶」甚至直說:「這裏住着舒服,死也要死在這裏,不要趕我們走。」

「當前四川大力推進醫療扶貧,改善貧困戶醫療條件的同時,也出現了一些貧困戶小病大治、不願出院、過度佔用醫療資源的問題。」

部分貧困地區「超能力」出台保障政策,醫保基金面臨「穿底」風險;一些貧困戶「賴床不走」,甚至爭先恐後當「患者」……半月談記者調研發現,由於基層大病病種標準缺失、監管乏力,部分民營醫院蓄意騙保等,一些貧困地區小病大治普遍存在,「偽患者」屢見不鮮。應儘快研究出台符合實際、可持續的健康扶貧保障長效機制。

當前醫療行業缺乏對過度診療的界定標準,也讓貧困地區制定健康扶貧政策面臨窘境。

一些基層幹部認為,國家在持續健全貧困群體大病保障政策體系的同時,還應加快推行按病種分類報銷,針對重大病種給予報銷傾斜,對於普通病種需要住院治療的可以適當降低報銷比例,細化各類標註,從而提高醫保資金使用效率。

「一些貧困戶認為病房條件好,水電費也不用給,有專家又安全,發病了還有醫院兜着,比養老院都舒服。」該院醫保科副主任坦言,一些貧困戶甚至爭當「患者」,沒病也要賴在醫院。

「醫院比養老院都舒服」記者在四川、貴州、甘肅等地多個貧困地區走訪了解到,貧困地區小病大治、浪費醫療資源情況並不鮮見。

部分地區醫保基金面臨「穿底」風險

「因為政策不太合理,過度保障脫離了經濟落後的實際省情。報銷政策對貧困戶有利,會誘導貧困人口小病大治,給醫保基金帶來壓力。」該工作人員說。

此前,西部另有一省對貧困戶醫保報銷並未設立起付線,導致醫保基金難以支撐,今年不得已取消了該政策,現在貧困戶報銷起付線是一般農戶的一半。

四川一基層幹部說,目前不少貧困地區通過醫療救助,幫助貧困戶擺脫因病致貧、因病返貧的困境,當地也做了不少工作。但在按規定實行「貧困戶在縣城內住院治療零支付」后,縣醫院很快門庭若市,一些簡單的小病原本門診就可以解決,部分群眾還是要掛專家號,甚至病好也不願出院。

在貴州省一個縣醫院,一些貧困戶三天兩頭不管有病沒病都願意來醫院住着,有的甚至把醫院當成了養老院。

據西部某省醫療保障局統計,2017年6市州的34個貧困縣醫保基金當年收不抵支。該省醫保局基金監管處一名工作人員說,正在逐步調整,停止執行此前出台的類似「對貧困人口自負合規醫療費用年度累計超過3000元以上全部兜底解決」等政策。

「國家沒有相關標準,一個病怎麼治療算是過度治療?我們基層操作起來很困難。」四川省廣元市蒼溪縣一公立醫院負責人說,有的貧困戶明明患小病,因為缺乏相關的治療標準,一直嚷着「到處疼」,各種檢查做完也沒事,但就是說自己身體不舒服不出院,醫護人員也無計可施。

以甘肅省為例,該省基層醫保監管單位編製短缺嚴重,通渭縣5個編製,其中4個為副局長。基層普遍缺少專職執法監督機構,沒有直屬監督執法單位,鄉村一級更是沒有醫保工作人員。

來源:《半月談內部版》2019年第8期

農村貧困人口大病兜底工作,是推進並落實健康扶貧工程的重要內容,但短期脫離實際的「超能力」保障,不僅會「慣壞」部分貧困戶,也破壞了國家政策長期有效施行。不少貧困戶和基層幹部呼籲,健康扶貧要警惕福利陷阱,進一步加強頂層設計,細化大病病種等相關標準,避免大病兜底「好經」被念歪。

部分民營醫院故意套取醫保基金,誘導貧困戶小病大治。記者在多地走訪調研時發現,在一些偏遠山區,有的民營醫院每個星期都有麵包車走街串巷,以到村裡義診為名,誘導貧困戶到醫院住院,實施小病大治,藉機套取醫保救命錢。

今日关键词:荷兰弟取关迪士尼